回首來獅路

蕭文乾20210901

1993年,我在臺大外文系唸大二。

有感於同窗在上「口語練習」跟「英文聽力」這兩門課時,困於某些發音,遂自告奮勇,每天中午,在小福門口拉張板凳,擺攤拉客,一張小白板,一隻白板筆,一支小雨傘。任何人,您願意駐足,我就願意傾囊。

當時,我的知識體系,僅止於「音標本身」:20個母音(Vowel),20個子音(Consonant),個別怎麼唸。用注音符號組合一下,一目瞭然,一聽就懂,一唸就準。

至於音標的「組合」,我根本不教。
換句話說,每個C, 每個V, 我都教。至於CV, 不是自己加起來就好了?
例如:我教您唸會ㄅ,又教您唸會ㄚ,那ㄅㄚ不是「自然而然」嗎?

我就是栽在「自然而然」「想當然爾」這八個字,迄今整整28年。

我「想當然爾」地認為,只要我教會學生C跟V, 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推理出CV, 推理出VC, 推理出CVC.

我「想當然爾」地認為,只要我教會學生背一首童謠, 他們「自然而然」就會自己去進修用功,背幾十首童謠。

我「想當然爾」地認為,只要我教會學生翻譯賞析一首英詩, 他們「自然而然」就會自己去進修用功,翻譯賞析幾十首英詩。

我「想當然爾」地認為,只要我無償無私,只要我用盡洪荒之力,教會學生我當時所學所悟…

他們「自然而然」就會同樣無償無私,同樣用盡洪荒之力,教會別人他們當時的所學所悟。

行筆至此,我也不禁莞爾。
我已快47歲了,不該再「想當然爾」了。
我應該明白告訴大家,我們臺灣孩子,正走到雙語的十字路口上

向左轉,是擱置母語,用飛的,直接跟外師學外語的花拳繡腿;
向右轉,是善用母語,用爬的,首先跟中師學外語的基本功夫。

我花了28年,研發了許多原創的、縝密而易學的「學程」。
這些學程,能幫助臺灣孩子,一步一腳印,把中文、英文、人文都打下穩固的基礎。
不是學到多好多好多炫多炫。
是打下穩固的基礎。

最重要的是,在整個過程中,我能夠保護孩子。
不被老師霸凌,不被同學霸凌,不被英文本身霸凌。
他們能夠回歸正常,回歸健康,回歸合理的學習進度。

我覺得,這世上沒有比這個更值得我飛蛾撲火的工作了

因此,我邀請您來跟我一起,飛蛾撲火。
因為,一隻飛蛾,撲火會被燒死;
但是,一群飛蛾,撲火會把火撲滅。

那群飛蛾,有個好聽到不行的名字,叫獅吱。

獅子是萬獸之王,喜歡吼。
老鼠是過街之時,被人人打到吱吱叫。

我自詡為吱吱叫的低調老鼠;

但我沒有辦法說謊否認,我是臺灣雙語教育這個千秋工程的萬獸王。

而就是在這樣充滿生命力的矛盾境界裡,我正式開班授徒。

雙母語獅吱1班

2017年11月11號到2018年5月27號。45人。
學費:60000元。
教材:全無。大家抄我的板書。



雙母語獅吱2班

2018年7月7號到2019年3月30號。52人。
學費:60000元。
教材:全無。大家抄我的板書。



雙母語獅吱3班

2019年7月20號到2020年1月4號。58人。
學費:60000元。
教材:全無。大家抄我的板書。



雙母語獅吱4班

2019年11月16號到2020年6月13號。66人。
學費:60000元。
教材:全無。大家抄我的板書。



雙母語獅吱5班

2020年3月14號到2020年11月14號。74人。
學費:66000元。
教材:內含了6000元的「大禮包」



雙母語獅吱6班

2020年12月19號到2021年7月24號。115人。
學費:66000元。
教材:內含了6000元的「大禮包」。



現在,到了獅吱7班。

雙母語獅吱7班

2021年9月4號到2022年4月16號。?人
學費:33000元。
教材:電子檔講義

我想招生1000人。
我希望其中500人是自費生,願意花33000元支持我們,跟我們一起撲火。
我希望其中500人是公費生,也就是教育現場第一線的校長或老師,願意花他們的時間支持我們,跟我們一起撲火。

很多人口中質疑,
為什麼忽然從100人的規模,變成1000人?

更多人內心質疑,
為什麼忽然從每個人都付費,變成有500人公費?

我的理由,不但很簡單,而且我已經寫了。
臺灣孩子的雙語教育,走到了十字路口。

2021年9月1號,會在歷史上留下永恆的烙印:
因為從這一天起,全臺灣有上千所學校,開始「雙語實驗」。

我公開宣稱,這是一次急就章的教育浩劫。

我們低估了「跨中英兩大語系」的雙語教育,
有多少「前置作業」,要為孩子預先暖身,避免受傷;

我們低估了「急功近利文憑主義」的臺灣教育,
有多少「其他作業」,會讓孩子疲於奔命,氣喘吁吁;

最後致命的一擊,則是我們高估了孩子的學習能力。
雙語是語文;
語文是生命;
而生命,是不可能急的。

我們可以急,但生命不會聽你的。
該學幾年,才能學到哪裡,有個四海皆準的標準;
該練多勤,才能練成多熟,是個無法迴避的定數。
我們大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正視問題,保護孩子。

我們可以把雙語教育的學習指標規格化;
我們可以把雙語教育的學習流程標準化;
我們可以把雙語教育的學習起跑點,重新畫一遍。

這一次,沒有城鄉差距;
這一次,沒有偷跑問題;
這一次,沒有孩子的眼淚。
只有誰比較認真練習。

這一次,我們不比財力。
我們比努力。

這一次,我答應您們,我不再堅信自己的「想當然爾」
我會很接地氣,我雖然有償無償都開放,但我會防小人,我不會害付費者的權益平白受損;

可是,您們也要答應我,別再堅信孩子可以「自然而然」
英文不是隨便放卡通,隨便找外師,隨便寫標語,就可以自然而然學會的東西。外國小孩學整整7年的東西,我們不可能直接跳過去。不要為了父母的面子,傷了孩子。

為甚麼獅吱7班要招那麼多人?您們問我。

我可以小聲吱吱地說實話嗎?
1000間雙語學校要實驗小白鼠了。
1000位雙母語獅吱怎麼夠救命?

為甚麼獅吱7班要對第一線老師校長那麼優惠?您們問我。

我可以小聲吱吱地說實話嗎?
2021年9月1號起,全臺有超過1000間雙語實驗學校,就讀的所有孩子,都站在雙語的十字路口。

馬路,如虎口:
第一線的老師,就是第一線的交通警察,指揮車流;

馬路,如虎口:
最能保護雙語小白鼠,不要被虎口吃掉的,莫過於獅子。

加入獅吱7班,保護自己的孩子,也保護臺灣的孩子。



學長姐,是這麼說的: 加入 獅吱班的十大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