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博士的中英人文小市集
This Little Dr's Market
後字典時代,正式來臨。大蒨小編 2020-10-05
【什麼是雙語國家?】

香港?新加坡?
新加坡人的英文很好,但是沒有到西方人那麼程度。
新加坡人的中文很爛,大概只有我們的國中生程度。

20201005【九階10梯 第16堂課】

 

創作樂識第一階第6梯:後字典時代,正式來臨。

 

 

 

#所有關於九階10梯270堂免費中英雙語啟蒙課的資訊都在這裡
https://reurl.cc/R1bxQ9


整理 | 大蒨




【什麼是雙語國家?】

香港?新加坡?
新加坡人的英文很好,但是沒有到西方人那麼程度。
新加坡人的中文很爛,大概只有我們的國中生程度。


 

《大蒨補充》
黨主席時間第三集: 雙語的定義(轉自「臺灣雙語無法黨」社團po文)
2020/04/28
早安早安,【黨主席時間】第三集上架啦。 黨員一定要帶回家的三個觀念:

1. 臺灣雙語的定義:中文英文一樣大的雙球冰淇淋。

2. MILinguall的意義:M母語、I自已、Lingual語言、all所有人。
從母語出發,從東半球,到西半球,幫助所有人告別語言的隔閡。

3. 新加坡其實不認為自己是全世界第一的中英雙語國家:
世界上還沒有中英雙語的示範國家,臺灣就是即將誕生的榜樣。
節目影片在這裡

 

 

 

後字典時代】


2020/09/27 臺灣雙語生日
2020/10/05 後字典時代
雙母語團隊,又雅、又浪漫、還腳踏實地做給你看。
超自然發音字典,昨天團隊在中秋連假加班出貨了。
字典裡面,都是蕭博士和王心緹主編和所有編輯們的法。

 


1、怎麼唸
2、怎麼拼
3、怎麼用

學英文的這三件事,在這本字典裡,都是每一個參與的人的心血軌跡。

前字典時代,是27年滿是粉塵的板書,是粉筆一點一點消耗自己的時光。那時候的人,一定要坐在蕭博士的黑板前面,才能感動,才能受到啟蒙。

後字典時代,蕭博士和所有參與字典的人的想法,全部變成一本書,從顏色、排版、設計、音檔,來對大家說話。任何人,不一定要坐在蕭博士的黑板面前,只要看到這本字典,打開音檔,就會知道,原來英文是這樣唸,這樣拼,這樣用。

 


【一個沒有信守的承諾】

過去30年,席捲臺灣的Phonics,她承諾:看字就會唸、聽字就會拼。

Phonics是一個沒有信守的承諾。It's broken promise.Phonics不是故意的,就可以原諒和理解。諒解之後,我們幫Phonics兌現承諾。

但是,Phonics除了是一個沒有信守的承諾,還是一個蕭博士不相信的承諾。蕭博士說:I don't believe in that promise.

英文不是一個看到就會唸、聽到就會拼的語言。
中文才是一個看到就會唸、聽到就會拼的語言。

英文是一個聲音千變萬化的語言。所以不是一個聲音聽到,就可以拼出來。也不是看到字,就可以讀出來。

 


【舊債還清、新債又來】

臺灣60年來的兩大英文流行,KK和Phonics。我們團隊現在把KK和Phonics的缺陷補齊了,舊債還清。可是臺灣現在開始刷新的信用卡,叫CLIL。

CLIL是什麼?

CLIL是讓體育老師教英文、讓美術老師教英文、讓自然老師教英文。CLIL就是把教英文的權利,下放給every single teacher in your kid's life.

我們永遠不知道孩子的自然老師是用什麼英文的邏輯教小孩。我們的孩子,每一個科目,都碰到一點點英文的邊,從早到晚,被完全不同的東西洗禮,而這個CLIL政策方興未艾,這種爆炸式的災難,是雙母語團隊沒有辦法解決的。

 

 


【Law and poetry】

這是蕭光頭20歲寫的文字,他試著用300個英文字,表達他自己對法律和文學的看法。

我可不是啥作家、作者。
我就是個排字的。
英文字,300個,我會這樣排、、、

 


Law and Poetry
In my eyes they are different.
One leads and guides with the concrete; the other shares and invites through the unintelligible. A mirror, law reflects with precision fragments of truth like an honest photograph; a kaleidoscope, poetry rearranges with imagination pieces of ordinary into a mesmerizing mosaic. Shakespeare is colorful ; the Constitution colorblind. Laws limit actions; poetry set souls free.

 


In my mind they are similar.
Poetry may not seem as logical as law, but the thinking mind finds harmony within scattered lines; not as clear, but the careful eye spots a story in every word; not as concise, but the attentive ear hears intention in each syllable; not as real, but passionate hearts can’t but believe.
Law may not seem as creative as poetry, but new thoughts formulate every decision; not as individualistic, but distinct characters signature every opinion; not as emotional, but compassion hides behind every sentence; not as spirited, but in it we find human dignity.

 


In my heart they are indistinguishable.
Law and poetry are two expressions of the same, deep, primal sympathy. Sympathy for our inability to see the truthful or the beautiful through blinding bigotry and biases; for the loss of our sense and sensibility when facts are taken as truths, glamour as beauty; and for our cowardly acceptance of life’s lies and ugliness as necessary, and their change impossible.
Sympathy, also, for a world where we no longer revere the moral power of truth and beauty, but worship the commercial value of deceit and vulgarity; where real beauty is unworthy, and simple truths overpriced; where the creative loses to the convenient, where the likely passes for the real.
Sympathy, indeed, for the all too unsympathetic human condition.

 


很歡迎分享給外國友人,記得別說是哪裡來的誰寫的。
他們應該比較少看過這種排法。
我很好奇他們的回應。
若方便,請告訴我。(爛回應請私訊,好回應請直po)
2016.06.29 蕭文乾


 


【英文讀寫的本質是預測】

我們的讀寫正在受傷,我們被英文的spelling迷宮困住,逃不出去。因為,英文拼寫的本質是prediction(預測)。

有預測,就有預測正確,也有預測錯誤。正確和錯誤的比值,就叫「正確率」。

Phonics的正確率,在單音節,奇高無比,約有七成。

Phonics的正確率,在雙音節,正確率是零。因為到了雙音節,就會分輕音節和重音節,輕音節全部略音成ㄜ,原本的母音could be anything,完全沒有規則。

 

 


【真實世界,四年級再開始不行嗎?】

英文字有例外,是事實。但是小學低年級的孩子,為什麼要這麼早接受「充滿例外的真實人生」?

對一個低年級的孩子來說,貓cat,拼成kat、katt、catt,都值得大人為他們鼓掌。

We protect them from everything else except English.

孩子小的時候,我們會想盡一切辦法保護他們,讓他們走路靠邊走,因為可能會有意外(例外)。

他們還這麼小的時候,走在英文的路上,也可能會有意外(例外),我們為什麼不保護他們?我們為什麼一開始就要把他們丟到例外裡面。耐心等他們長大,到了高年級,再來要求他們:Hey,cat這個字,該開始認真拼對了喔!

 

 


【英文的Spelling就是猜】

#70年前KK音標時代
由英文老師,
帶著國中生,
在有音標拐杖輔助下
猜。

#30年前Phonics時代
還是由英文老師,
帶著小一的七歲小孩,
在沒有音標拐杖輔助下
看著英文字,
猜。

#現在進入CLIC時代
不只是英文老師,
每一科老師都可以,
帶著小一的七歲孩子,
在沒有音標拐杖輔助下,
看著英文字,
猜。

#而整個臺灣即將瘋狂崇拜CLIL教學法

 


【專業、理性、迷信】

如果您是英文專業,那麼您一定聽得懂,請加入。

如果您不是英文專業,但是您有理性,請加入。

如果您不是英文專業,也沒有理性,也許至少可以迷信,請加入。

如果您不專業、不理性、不迷信、那麼就跟風趕流行吧。超自然發音字典即將席捲全臺,現在就加入!

#這一切聽來好笑 #但都是蕭博士語重心長為孩子求情。

 



《大蒨課後閒聊時間》

#閒聊一
2017年的冬天,大蒨和師資一班的幾位同學,把問老師(蕭博士當時的名號)的「Law and poetry」印出來,拿到師大附近,給路上的外國人看。他們的回饋很有趣,我們一直忘不了:

來自加州的帥哥學生(牽著金髮美女的手走在路上)說:
嗯~~~ 有意思,說不上喜歡,但好像不是我們國家的人寫的。

年紀比較老,在咖啡店外的傘下喝咖啡的美國老師(好像是從Oregon來的)說:
嗯~~~(看很久)我喜歡,但是很奇怪,真的真的很奇怪。

紅色頭髮很卷很亂的俄國籍女研究生(研究東方什麼東東的我忘了):
文章很美(把文章一看再看,看很多遍),我很確定這篇是東方人寫的,但是我喜歡。


#那時候的我們以為:
難道問老師其實沒有很厲害?
難道問老師寫的這篇文字沒有很厲害?

#現在的我才知道:
看的人,自己的英文決定了他們看到什麼。
世界上,真的有一種英文,是混血的英文,讓西方人覺得很美,但是說不出原因的英文。

#閒聊二
小孩子,不是小猴子。蕭博士,也不是小猴子。但是為了臺灣雙語,他願意當小猴子。

師資一班上了三個月,值日生的小三兒子上台唸 Star light star bright 給大家聽。超級好聽的美語聲音,讓在場同學驚艷不已。本以為問老師會開始講解,他是怎麼教出這種小孩的。結果他有點落寞,有點難過地說:小孩子學會就學會了,沒事為什麼一定要唸英文給你們聽。小孩子不是小猴子... 我不想把他們當成展示的小猴子...

#蕭博士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小猴子
今天,2020/10/05,後字典時代來臨。蕭博士第一次把自己當成小猴子,唸英文給大家聽,把自己的文字給大家看。無非只想讓大家知道,他可以、也願意當「每一位願意相信他的人」的一對一家教。學到了,就回去教自己的孩子,讓他們學英文健康一點,正常一點。

ㄙㄨㄚ˙

 

 

 

 

 

 

 

 

今天課程影片在這裡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