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似集 ─

Do-Re-Mi. Doe, Ray, Me

蕭光頭   2017-09-10   71

【小編內心話】
您有想過什麼是「音樂無國界」這句話的意思嗎?
臺灣人聽到的音階和美國人聽到的音階,在樂譜的理解上是相同的,被演奏出來的音階也是相同的。然而當音階被文字化,Do-Ra-Mi似乎就變成不是每個臺灣人都能理解的文字,區別就出現了;臺灣人和美國人的區別、學音樂的孩子和沒學音樂孩子的區別。

這一篇的實似集,可以從這樣的角度去咀嚼。

雙母語翻譯的價值,某部分是要讓我們能觀察,進而相信不同地方所使用的語言聽起來雖然不同,但其元素是相似的。所以,學習美語可以有如同學習自己母語的心態;當您聽得夠多、信心越足,就越能體會箇中巧妙。

而什麼是雙母語翻譯? 簡答的說法可以是「兼顧」聲音、文義及寓義,蕭博士同樣在文章裡毫不隱藏的說得清楚明白。本集翻譯的經典是家喻戶曉的Do-Ra-Mi,對有心想了解雙母語翻譯原則的讀者是份大補帖,簡單易懂,所以回味無窮。

開始吧!

【本文開始】
筆者:蕭文乾

學語文沒捷徑,但可沿途收點風景來藏 約十年前,在目睹、親歷了我們臺灣人學美語的幾十年怪現狀後,我曾對學員有感而發牢騷:「學英文沒有捷徑,但也不必繞遠路,更別走錯路。」

今天我想做點小補充,為這句牢騷開扇窗,透點光。 語文學習沒有捷徑,但沿途可以收藏風景。 而最棒的景點,莫過於經典。 我以前以為帶學員讀經典、譯經典、默經典、背經典已經夠享受了,沒想到南海路證券基金會的大朋友們讓我看見:更過癮的是唱經典;而宜蘭縣岳明國小的小朋友則讓我續開眼界:真正會上癮的是演經典。

這個月的實似集就來分享這種像臺灣檳榔一樣「真難戒」的語文學習策略。

人家握有ABC,咱家獨有ㄅㄆㄇ,大家共有do, re, mi
其實我在許多場合都談過,我們住的這顆球上的百多種語文,相似處遠超過相異處:說穿了,就是用不同的節奏(快慢)跟頻率(高低)將「唇+舌+齒」的各種排列給重組出來。

「唇+舌+齒」的相異排列,使ABC跟ㄅㄆㄇ分屬當今世上迥異的兩大語系;但人類對高低跟快慢的相同音感,卻又大大拉近了彼此的語文距離。 這也就是為什麼《真善美》這部經典電影裡的Do Re Mi之歌,能在各主要語言都出現譯本,眾人傳唱至今,方興未艾。

音樂世界的Do Re Mi在英文世界裡變成”Doe, Ray, Me”
為了讓西方的小朋友容易記詞,順便學學單字、語法、文化,西方的詞家便將原本無意義的do, re, mi, fa, so, la, ti, do這七個音階符號,找出相對應的同音字,巧挪改寫成了如今的版本。

Doe, a deer, a female deer  母鹿啊,就是隻母的鹿
真是廢話,可是真有味道!Doe 跟 deer押d的頭韻;d”EE”r 跟f”E”male押了很精彩的行中韻,這是這首歌這麼上口的關鍵「音」素;另外,doe這個字各位讀者本來知道嗎?國高中教嗎?托福考嗎?但西方人誰不因此曲而知此字?

Ray, a drop of golden sun 光啊,就是滴金太陽
從首句的廢話急轉直下,此句詩意盎然;詞家對修辭技巧嫻熟自信,處理起來游刃有餘,又無形中內化了下一代的文學感悟力,真令人佩服!

Me, a name I call myself 我呢,是種自稱
這句簡直絕了,不但在語法上交代了 I, me, myself的不同格,更帶點淡淡的哲學味,令人聯想到另一首馳名童謠:
Me, myself, and I 敝人在下我自己
We went to the kitchen to get some pie 我們去廚房偷吃東西
Then my mother she came in 結果媽媽跑進來
And chased us out with a rolling pin 用「擀」麵棍把我們「趕」出來

Far, a long, long way to run  遠啊,就是要跑很長很長
這句是七句之正中句,果然回歸到中庸正常的安全範圍,給人一種穩定感。

Sew, a needle pulling thread  縫啊,是穿針去引線
這句短短三字needle, pull, thread,卻精準描述出「縫」的動作,很值玩味仿效;害我也手癢,翻譯也「引」了個典故的「線」索。

La, a note to follow sew la喔(尷尬的三條線),就「縫」後面那個音嘛(無奈耍賴)
這句搞笑歌詞證明了兩件事:

一者,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當英文裡沒有這個字,就沒有這個字;
二者,有信心就有路走,詞家臨危不亂,將錯就錯,反而有特殊的笑果,也暗合了人生沒有絲絲入扣的完美這個真理。

Tea, a drink with jam and bread  茶啊,是配果醬跟麵包的飲料
東西文化差異就是在這種細節中慢慢滲進我們的語文認知裡的:拿大禹嶺、福壽山的高山烏龍這種飲料去配果醬麵包,只會被罵:ㄌㄧ  ㄍㄚˇ蛙「茶」不多ㄝˇ喔!

That will bring us back to doe 唱到這裡又回到母鹿了 這句讓人很難不聯想到「七」這個數字在西方文明裡的重要性:除了音階這種生理性的感知體系外,《聖經》提到人有七宗罪,上帝第七天休息——此事甚至成了全球性的時間公約;連賭場裡玩craps時,擲骰成七就輸了——雖然同時也有很多人說lucky seven。

若音樂世界的Do Re Mi在英文世界裡變成”Doe, Ray, Me”,中文世界也該有屬於自己的版本 華語世界迄今流行的版本大同小異:
Do,唱歌兒快樂多
Re,就忘記眼淚/就不要掉眼淚
Mi,你真是太甜蜜
Fa,我有個好辦法
So,快聽我對你說/你不要太囉嗦
La,把煩惱拋開啦
Shi,從今後笑嘻嘻/我對你笑嘻嘻 一起唱歌快樂多

簡單分析,我們發現幾件事: 中文改在句尾押韻;re應該發「瑞」音,跟「淚」不盡同;歌詞跟原文關聯極低;譯文不及原文豐富多姿。 基於種種原因,當年的譯者相信已經盡力,也成功完成引介的階段性任務;但在全球化的今天,舊譯恐怕無法滿足早已有能力閱讀甚至如文前賞析原文的讀者;況且,若我們沿用舊譯,恐怕會有人「望譯生義」,以為原文也如此單調,那不但對原詞家不公,更錯失了「按譯索原」,得見好東西的良機;最重要的是,在全球瘋中文的今天,若能讓西方世界透過一首他們原本就耳熟能詳的經典,親眼親耳感受到華語/中文超強的對應性、靈活性、修辭性,進而更喜愛甚至佩服華語/中文,應也頗具意義……。

那我就獻醜了

或有點像請外國朋友吃中餐也該貼心附刀叉一樣,我的翻譯觀是要讓東方讀者既熟悉(文義似懂)又陌生(用法迥異),見識到東西語文有多音義互通;讓西方讀者既陌生(文義迥異)又熟悉(音韻極近),見識到東西譯者能多兼顧音義。

Doe, a deer, a female deer
都,我的也是你的 「都」就是doe;拙譯緊貼原文的巧妙設計,找出諧音字,並試圖超越原文,除了解釋字義以外,更賦予簡單的歌詞一種豁達大方的分享式人生觀;deer的音近似「低」、「而」,即「ㄧ」、「ㄜ/ㄦ」韻,因此拙譯裡「我的」、「你的」的「的」,可分別讀成「ㄉㄧ˙」跟「ㄉㄜ˙」,將原語中deer的/Ir/雙母音,一切為二;當然讀者亦可逕將兩字均讀成「ㄉㄧ˙」,呼應原文的音響效果會更明顯;另,原文中deer出現兩次的疊字修辭技巧,譯文也兼顧了。

Ray, a drop of golden sun
蕊,愛花就把粉散 我在教岳明國小的三年級孩子這首歌的時候,光矯正熟練”drop”一字的發音就花了近兩個月仍未盡滿意:因為”drop”的”o”不是我們母語的喉前音的「ㄚ」,而是喉後音的/a/,但積習已久,很容易受到母語干擾。但也很感謝有這個拖磨的過程,讓我特別痛恨此音,在翻譯時一定要找一個極度類似的中文字來紀念;golden sun的”den”跟”sun”分別用「粉」、「散」對應出重要的母音韻腳;很幸運地,「散」居然恰巧與 “sun”聲母韻母皆似,也算是語文之間「譯路走多了必然會遇見的偶然趣味」之見證;同樣的,此句盡力超越原文義,暗渡了環保/自然/分享/衍生的概念到簡單的歌詞中。

Me, a name I call myself
秘,對誰要不肯說?
延續之前「韻腳緊跟原文」、「文義暗藏深意」之兩個翻譯策略,此句的「誰」之「ㄟ」母音與同位的”name”之/e/母音同韻;而我們在人生途中體會到的一些心得成果究竟該不該有私心,秘藏起來不肯對別人直說,先來申請主張個所有權著作權專利權,我迄今未有定見。故以問號做收。

Far, a long, long way to run
Far,老公公怎麼辦
翻譯至此,已經連三句很濃厚很沉重的說教,來到我前面提及的「正中第四句」了,因此我大膽改變,直接拿原文當譯文,留著far,讓西方驚喜,讓東方錯愕;long, long的連續疊字則讓我傷透腦筋:原文的long, long音韻清新可喜,雖然意義是遠,但曲調速度很快,而且聲音表情很容易傳達,因為是「豪遠、豪遠」;最後我決定窮盡far這個關鍵字的文義,譯成「老公公怎麼辦?」當名詞用,指的是人生路已經走了很遠的人還沒有聽到世人最棒的心得體會怎麼辦?當動詞用,指的是等到天荒地老公公還沒有人要告訴我們不藏之秘怎麼辦?而「公公」則對應long,long之韻腳與疊字;「辦」跟run亦同韻。

Sew, a needle pulling thread
So,雙母語快學會
我玩「保留原文」的遊戲已經上癮了,所以加碼演出,把之前都只是名詞/動詞/形容詞的簡單字彙(doe, ray, me, far, sew, tea都只在該句中具有意義,與前後句無上下文關聯),改成so這個連接詞,把七句歌詞整合成一篇歌詞:從前文一直提及的「我的都是你的」、「愛花就盡量散播」、「語文學習心得秘密對誰都可以說」、跟下文的「所以要快學會雙母語」、「拉朋友一起來學」、「學外語的難題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六句一氣呵成。最後,當世界都學會雙母語了,就能夠回到「都」,又變成了「你的就是我的」的烏托邦樂土。

拉,朋友一個別走
題,再難都迎刃解 那不就平安回到都ㄡㄡㄡ
經過前五句的囉嗦分析,相信讀者已經習慣從聲音/文義/寓意三方面去批評領受翻譯的優劣用心了;我就不再賣瓜了。自己切來吃。

演唱,演唱,這集談的是唱;下集跟大家分享我寫的劇本,如何讓岳明的孩子連演帶唱 附帶一提,日文譯詞亦頗有趣,意者自享。

ドはドーナツのド Do,Donuts 的Do
レはレモンのレ Re,Lemon 的Re(日文L與R同音)
ミはみんなのミ Mi,大家的 Mi(大家= minna)
ファはファイトのファ Fa,Fight 的 Fa(日文的 fight 其實發音是white) ソは青い空 Sol,是蔚藍天空(天空= sora)
ラはラッパのラ Ra,喇叭的 Ra(日文的喇叭發音也是喇叭)
シは幸せよ Si,我很幸福(幸福= siawase)
さあ歌いましょう
啊!一起唱歌吧 ․

問老師網址:www.milinguall.com ․問老師信箱:wen@milinguall.com ․問老師line:@wenwenwen14


2017-12-10   蕭光頭   135

外語母語化 Language Culture

您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提筆寫英文句子時,總是出現一些需要查字典才會安心的單字;查了以後也不是很確定放在句子裡面文法對不對?為什麼呢?很粗糙的看,是因為平常很少用那個字,所以不知道怎麼用才對;但更進一步去想,是因為不懂得怎麼「換句話說」,如果中文的邏輯夠強,什麼理由一定要用「那個英文單字」才能表達呢?

- 實似集
2017-11-10   蕭光頭   271

有教無類 Faith. Love. Hope

雙母語學殿的教育宗旨其中很動人的一部分,是要拉近城鄉教育的差距;用臺灣人自己的母語來創造學習外語的環境,無關家庭背景,學習的門檻不再需要抬頭高攀,反而是能撐起這塊土地所有孩子們初初接觸外語的自信,也平衡一些學習上該有的尊師重道。

- 實似集
2017-10-10   蕭光頭   102

外語學習.至少篇章 I Want More...

在臺灣的英語教育裡,背單字是最基礎的單位,因為沒有單字就沒有句子、沒有句子就不能對話,而能夠對話是英文好的指標。這一連串看似合理的學習邏輯陪伴著您我,甚至是您我的孩子走了幾十年。 我們的英文,好到哪兒去啦?

- 實似集
2017-08-10   蕭光頭   118

臺翻英--花若離枝(下)

翻譯很難,在課堂上是單字和文法的大車拚,背多分,我每次都會想到蔣公在河邊看小魚逆流而上、力爭上游的故事。在這集「花若離枝」後半段的翻譯,卻竟然看懂了翻譯文字的張力,和聞到身上多了一點文化的書卷氣。

- 實似集
2017-07-10   蕭光頭   102

臺翻英--花若離枝(上)

繼實似集4的中英翻譯之後,這篇要講的是臺語翻英語,蕭博士從中文的字音、字形、字義,運用不同的文字修詞技巧,翻出與原曲無違和感的英「語」(語,這個字的部首有言部,表示「張口伸舌講話的樣子」),在看文章的同時不妨開口唱,會明白的。

- 實似集
2017-06-10   蕭光頭   91

中西文化的交集

學習語文,從文化下手何嘗不是既高端又有效率?而文化的呈現方式,「文字」是具有個人色彩也最被大眾流傳及保留的方式。 如果你覺得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英文古早味看不懂,坊間有不少人翻成大白話的情詩,雖然動人卻也少了自己的想像空間,這篇實似集裡,蕭博士用中國文學的優雅內斂與之呼應!是非常適合配一杯黑咖啡的情緒。

- 實似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