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似集 ─

有教無類 Faith. Love. Hope

蕭光頭   2017-11-10   272

【小編內心話】
雙母語學殿的教育宗旨其中很動人的一部分,是要拉近城鄉教育的差距;用臺灣人自己的母語來創造學習外語的環境,無關家庭背景,學習的門檻不再需要抬頭高攀,反而是能撐起這塊土地所有孩子們初初接觸外語的自信,也平衡一些學習上該有的尊師重道。

這群宜蘭岳明國小三年級的孩子們,大部分放學回家後沒有多餘的資源學習美語,然而在課後學習英文時數強過上課時數的臺灣,理當不易看見自己的亮點,卻巧妙的在「真善美」音樂劇裡,因為強大的興趣引發自學力,把整齣音樂劇裡每一位同學的對話,潛移默化的都背了下來。

「有教無類」是理想,而雙母語的教學方法,可以實踐這個理想。教法,比教的人更為重要,看完這篇實似集,蕭博士一點一滴從劇本還原到腳本,您一定能體會:「雙母語教得是什麼法。」

【本文開始】
筆者:蕭文乾

從劇本到腳本<三>:把寫英文劇本當作解數學聯立方程式
一開始,我躺在岳明國小的草地上邊睡午覺邊構思劇本,半小時後,腦內就完稿了;下午第一節課還沒開始,我已打好印出。
It sounded great in my head; it looked great on paper; it proved useless on stage.
(腦內的預演,越想越不錯;紙上的劇本,越看越不錯;實際的對戲,越排越荒腔走板、不忍卒睹。)
因為我寫的是溫室裡的劇本;而實際的演出條件,從主觀的演員英文能力、合群個性、表演天分到戲劇經驗,到客觀的排戲時間、背詞時間、複習時間,無一非狂風暴雪足以形容。
雖然用詞極度簡單,但我寫的還是給11位外國的三年級孩子演的;我錯了。
我錯把英文當英文;應該先把英文當數學,再做語文上的微調。
So after readjustment, I came up with the perfect formula: 2 to 7 to 2.

從劇本到腳本<四>:2比7比2的英文劇本架構
說得那個一點,11個孩子裡有2個厲害的,7個普通的,2個不該上臺的。
我身為編劇的工作就是調配這三種族群的對白難易跟多寡;我身為導演的工作就是根據他們的對白再去進行下一波微調,讓他們的臺上位置與出場順序與戲劇動作能夠平衡一下,不要讓任何一個孩子認為自己不受我這個長官關愛的眼神或在同儕的眼前耳裡顯得微不足道。我身為英文老師的工作就是根據上述所有資源分配,再依據孩子不同的情緒、個性、互動,連哄帶騙,硬生生掰出:男主持人、女主持人、男主角、女主角、七大臺柱這樣的頭銜肯定。
派系、分贓、政治、摸頭搓湯圓這些概念居然在這麼純樸無私的場域裡發揮到淋漓盡致,也是另一種趣味體驗。

從劇本到腳本<五>:終於到了第一句臺詞Please(男主持人)enjoy(女主持人)our show(男女主持人)
這句臺詞,從音量大小(男主持人的聲音,下課一條龍,上課一條蟲,上臺則像《天龍八部》裡的……王語嫣一樣 ),到默契培養(要兩個10歲孩子同時說出our show而不互看或偷看或明顯默數或頻頻笑場或聲音大小懸殊,真會磨死人),到肢體配合(我要他們說our show時,同時彎腰鞠躬5秒鐘;您一定能想像要他們拿捏這「5秒鐘」我得花上幾萬秒鐘吧),到發音精準(Please的裂嘴的長母音eeeee;our該唸成ㄝㄚㄨㄦ而非ㄠㄦ,也結結實實占去了許多許多汗水淋漓的排演)。

從劇本到腳本<六>:一齣用掙扎和妥協來結合國際原曲與在地特色的音樂劇
女主持人:Please。
男主持人:Enjoy。
男、女主持人:Our show。
(男、女主持人退場,走到舞臺最後端;男、女主角上場)
男主角(站舞臺中間,有嘴型無聲音地誇張默唸):Doe, a deer, a female deer. Ray, a drop of golden sun。
女主角(自舞臺邊緣走近、詢問男主角):Hi, what are you doing?
男主角(得意狀):I’m learning English!(此處是提醒千千萬萬唸英文不開口的學童)
女主角(邊大聲告誡三聲,邊向男主角跺三次重腳):No, no, no! You should speak louder. Like this. Doe(大聲), a deer(更大聲), a female deer(最大聲)!
(男、女主角退場,走到舞臺後端,面對七大臺柱) 七大臺柱(原本已站在舞臺後端,背對觀眾,面對、齊聲、詢問女主角):What are you doing?
女主角:I’m teaching English。(此處頗有夫子對自己職業的自嘲)
七大臺柱(邊大聲告誡三聲,邊向女主角跺三次重腳):No, no, no! You should act nicer. Like this。
第一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Doe, a deer, a female deer。
第二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Ray, a drop of golden sun。
第三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Me, a name I call myself。
第四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Far, a long, long way to run。
第五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Sew, a needle pulling thread。
第六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La, a note to follow sew。
第七臺柱(原本背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展笑容,邊細語唱):Tea, a drink with jam and bread。
(此刻七大臺柱均已從背對跳轉成面對觀眾)
第七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細語唱):that。
第六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邊跳轉身,邊細語唱):will。
第五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先邊可愛淺蹲兩下,邊唱完才跳轉身):bring。
第四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先邊可愛淺蹲兩下,邊唱完才跳轉身):us。
第三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先邊可愛淺蹲兩下,邊唱完才跳轉身):back。
第二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先邊可愛淺蹲兩下,邊唱完才跳轉身):to
第一臺柱(本已面對觀眾,現在先邊可愛淺蹲四下,邊唱完才跳轉身):Doe, oh, oh, oh。
(此刻七大臺柱再次背對觀眾;男女主持人與男女主角則面對七大臺柱)

男女主持人與男女主角(四人齊聲問):What are you doing(注意這時候的you已經變成複數的你們,但臺詞一樣;我這個老師可以教文法,我這個導演可以避開他們忘詞凸槌的風險)?
七大臺柱(齊聲回答):We’re singing English(從I’m learning English到I’m teaching English到We’re singing English層次雖豐富井然,臺詞仍拮据省著點兒用)。

男女主持人與男女主角(四人齊聲告誡三聲,邊向七大臺柱跺三次重腳):No, no, no. We should sing TOGETHER. Like this(這就是上述的政治妥協:至此,每個孩子都有罵人No, no, no與被罵No, no, no的臺詞了;sing together也呼應了原本《真善美》的劇本本意,也讓我的孩子們透過不斷地一次一次排演,灌入「獨唱唱不如眾唱唱」的好念頭)。 (此刻,like this的語音一落,全部11個孩子就迅速就定位,面對觀眾,連成一排,擺出合唱團架式,女主持人說one, two, three, go全部人齊唱整首曲,唱畢大家驟停,面對觀眾不發一語。觀眾誤以為已經結束,大聲鼓掌。)
而舞臺後忽然發出英文老師的聲音:What are you doing?
全部孩子:We’re singing English together。
英文老師:No, no, no! You should sing AND DANCE together. Like…(此刻暫停數秒,讓觀眾屏息等待,偷偷讓小孩能夠提高注意力,準備下個動作不凸槌)THIS!
(說時遲那時快,小孩開始大聲唱歌大方跳舞,展現出與剛剛獨唱合唱都不同的熱鬧風貌)
最後一句THAT WILL BRING… US… BACK… TO… DOE…從BRING開始就開始將身上背心一邊脫掉一邊拿在手上,到了GRAND FINALE最後高潮的DOE之時,全部人很有默契地、很有勁道地在兩秒鐘之內同時完成下列動作:扭身、插腰、轉頭、定格、露齒、歡笑、高拋背心甩向身後的天際、甩完雙手不放下、抓住身旁高拋未放的雙手,並在滿天的背心背景下,自信滿滿看著全場觀眾,在如雷的掌聲中,順勢將剛才高高齊舉的雙手連腰桿一併下折,一氣呵成完成謝幕動作。
我光回顧、倒敘整起事件之緣起甘苦於萬一,打字就累了,希望您看得沒太累;但我陪他們這樣走過來可以與您分享:
要從一盤散沙到一塊CONCRETE「控固力」,攪拌的真的是淚。
從劇本到腳本<七>:這才是學語文的根本
一齣戲,一個學期的課外競賽活動,有必要嘔心瀝血人仰馬翻成這樣嗎?
我對臺灣英文教育的建議是:此外無他法。

分享個小故事:事隔一個月,我在班上無意間講了PLEASE這個字。
說時遲那時快,女主持人因為有了文化交集跟革命感情,開心地想跟我開個英文玩笑,就大聲地說:喔,PLEASE。眼神還若有所指地映著調皮的笑意。她說PLEASE的語音,可比我說PLEASE的語音有魔力有感染力有回憶得多了。
在我根本尚未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之前,全班已經開始從頭到尾,把我的英文劇本在座位上面「自己」演一遍。
請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是全班「自己」演一遍;不是「各自」演一遍。
在我要求下,他們用行動證明了也打破了我原本自以為是的天分限制、音量限制、記憶限制、語文限制:每個孩子都在我面前,從頭到尾,一人分飾十一角,完整演出。而且針對別人的臺詞,因為實在聽太多遍了,還能故意模仿出該生特色。 若我的方法能讓偏鄉地區的孩子,沒餘錢補習、沒家人複習,卻在不到一學期後,就能連唱帶跳還加演本文前述的英文劇本,那真的該歸功雙母語這種新的學習方法。

不管針對11億人還是11個人,顯然一種「五育無歧視」、「外語母語化」,真正證明落實「有教無類」這種理想的學習法是存在的。 您一定同意,若真能靠方法就「有教無類」,那陪練的累,排練的淚,票價都值回。(完)

問老師網址:www.milinguall.com ․問老師信箱:wen@milinguall.com ․問老師line:@wenwenwen14


2021-02-10   蕭光頭   234

愛是渴靈 Ice Cream

實似集的最後一篇—14集,老師以啟蒙為圓心,If you judge people, you have no time to love them. 為半徑,畫出雙語的語、文、文化的圓滿。

- 實似集
2018-01-10   蕭光頭   78

夢享家 Dream-sharer

在這個「我手寫我口」的年代,大部分人的書寫已經不太講究了,想必不是當初推動白話文運動的本意;然而可以被語文打動的心卻沒有改變,因為人人有夢、有想法;可能有些說不出口、有些做不到。然而有些人「敢想、會做、又能說」,字字出於非凡的體會和觀察。有幸我們仍能藉由一些有力量的文字和思想,為心中的黑暗點亮一盞微黃。

- 實似集
2017-12-10   蕭光頭   136

外語母語化 Language Culture

您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提筆寫英文句子時,總是出現一些需要查字典才會安心的單字;查了以後也不是很確定放在句子裡面文法對不對?為什麼呢?很粗糙的看,是因為平常很少用那個字,所以不知道怎麼用才對;但更進一步去想,是因為不懂得怎麼「換句話說」,如果中文的邏輯夠強,什麼理由一定要用「那個英文單字」才能表達呢?

- 實似集
2017-10-10   蕭光頭   103

外語學習.至少篇章 I Want More...

在臺灣的英語教育裡,背單字是最基礎的單位,因為沒有單字就沒有句子、沒有句子就不能對話,而能夠對話是英文好的指標。這一連串看似合理的學習邏輯陪伴著您我,甚至是您我的孩子走了幾十年。 我們的英文,好到哪兒去啦?

- 實似集
2017-09-10   蕭光頭   71

Do-Re-Mi. Doe, Ray, Me

您有想過什麼是「音樂無國界」這句話的意思嗎?臺灣人聽到的音階和美國人聽到的音階,在樂譜的理解上是相同的,被演奏出來的音階也是相同的。然而當音階被文字化,Do-Ra-Mi似乎就變成不是每個臺灣人都能理解的文字,區別就出現了;臺灣人和美國人的區別、學音樂的孩子和沒學音樂孩子的區別。

- 實似集
2017-08-10   蕭光頭   119

臺翻英--花若離枝(下)

翻譯很難,在課堂上是單字和文法的大車拚,背多分,我每次都會想到蔣公在河邊看小魚逆流而上、力爭上游的故事。在這集「花若離枝」後半段的翻譯,卻竟然看懂了翻譯文字的張力,和聞到身上多了一點文化的書卷氣。

- 實似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