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姜專欄 ─

11月17日 兒童班記錄(對話,要這樣學)

姜姜   2021-11-17   421

在11月19日的九階十梯節目中,蕭博士將兒童班的教學心法刻在雙母語學殿的門板上,用「刻」這個字,我想是不為過的,他拿著錘子和鑿,敲出臺灣孩子六年的英文學程樣貌,在完成之前旁人是看不明白的。

「語言是一種習慣,肌肉的習慣、耳朵和嘴巴的習慣、聽力和口說的習慣。學語言要用耳朵學,可惜臺灣的教育讓孩子用眼睛學、從文法上學。這樣不是不行只是多走冤枉路,但是,一開始看起來很快。」蕭博士說。

延續上一堂課,孩子們對於:
I am, I am, I’m.
You are, you are, you’re.
She is, she is, she’s.
He is, he is, he’s.

I am, I am, I’m 用心。
You are, you are, you’re 認真。
She is, she is, she’s 幸運。
He is, he is, he’s 感恩。

已經駕輕就熟,今天這堂課的發展,速度快到讓人捨不得眨眼。

第一輪:拆字遊戲
白板上,老師在「用心」的旁邊也寫了「月心」、「認真」的旁邊也寫了「言、忍、直」,幸運的「運」拆成「走、車」、感恩的「恩」拆成了「口大心」。

其實這個遊戲的開端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有孩子把老師寫的「用」看做了「月」,就順理成章的開始一串拆字遊戲,而這個說文解字,不是用語言說,是就著孩子對母語的理解,用眼睛看老師寫什麼、與什麼相關,自己去整理。 因此,有個孩子看到「恩」拆成了「口大心」,便想到了自己心裡的「派大星」。

第二輪:陌生的單字
老師:「有沒有人要當Volunteer? 用心唸的同學可以救大家,玩一次『老師說』。」
學生:「什麼是Volunteer?」
老師:「就是Volunteer。」
學生:「什麼是Volunteer?」
老師:「就是Volunteer。」
學生:「什麼是Volunteer?」
老師:「就是Volunteer。」

來回了幾次後,老師說:「就是舉手上來唸的那個。」 台下出現了好幾隻 Volunteer的小手。

在旁看著,好幾次我都想直接丟出中文翻譯給孩子;在旁看著,孩子用很準的發音模仿老師說話的聲音;在旁看著,孩子與陌生單字的第一次相遇,感動莫名。

第三輪:隱形的文法
第一位Volunteer上台,手裡的麥克風是最佳角度,與下巴保持穩定距離的45度,唸著上週已經安全上岸的主詞加上動詞的縮寫,眼睛看著白板上的中文字:

I’m 用心。
You’re 認真。
She’s 幸運。
He’s 感恩。

孩子表現得很好,獲得全班同學英雄式的掌聲,他是救星,唸得好全班可以玩遊戲。但要說唸得好,也還是有一個噘嘴音(She) 唸得卡卡。但在場的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She應該要噘嘴,也包括孩子自己,因為我們都聽見,剛剛有好幾次很漂亮的She。

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這才是真正遊戲的開始!

接下來的四位同學,因為老師說還有改進的地方,就唸得更賣力、笑得更燦爛。台上台下分成兩組,一組唸「I’m」,下一組就要穩穩地接好唸「用心」,聽到「You’re」就要配上「認真」、「She’s」要搭配「幸運」、「He’s」和「感恩」是一組。幾遍又幾遍的鍛練下來,老師與孩子陪出習慣,對這四個主格加上be動詞,再加上形容詞的用法,輕輕鬆鬆的反應在肌肉與心智上的某種連結。

第四輪:話劇練習
無論是現在還是三十年前,所有家長一心盼著小孩能用英語對話,因此坊間的情境式教學當紅,收費極高也有家長買單。
想當年我也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媽也送我去和外師上課,十個同學圍坐成一圈與永遠情緒很High的外師聊天,我那時總想:是不是去當外國人就會每天很開心啊?
有一次外師問我們喜歡什麼樣類型的音樂呢?我心盤算著這題我會,最近在聽Billie Holiday,是外國人,可以講Jazz。等輪到我的時候,我把She講成了He,老師好像比剛才又更開心的笑著指正我,我也被自己這種低級錯誤嚇到吃手手,只敢簡答,給一個單字,不敢講一整個句子。

今天的兒童班教室裡,我親眼證實,原來第三人稱的She和He對孩子來說真的難。這個難,不是不會唸,也不是不會背,而是不會「用」。一組又一組的孩子上台去,就是沒辦法完成挑戰,孩子要說完I’m 用心之後,看著蕭博士說:You’re 認真,再眼睛看著蕭博士說:他(她)的女同學很幸運、男同學很感恩。

這是在幹嘛?學第三稱這個主格怎麼用。只是沒有經過方法的訓練,全班都有口難言。

眼見孩子們被同學笑得東倒西歪,蕭博士提出解決方法,我歸納出的文字是:「用動作活化大腦」。博士要孩子用手指頭,指向他正在說話的對象;講自己時要指自己,講對方時要指對方,講別人時要指別人,但眼睛要看著面前對話的人。

時空交錯的,我好像走進話劇社裡他們正在排練;老師把孩子們兩兩分組,男女同學左右分佈,用這四句話排演,用肢體輔助臺詞,生動有趣。

第五輪:開始對話
這四句話:
I’m 用心。
You’re 認真。
She’s 幸運。
He’s 感恩。
本來是各自獨立,在此刻卻息息相關,在說話者的心裡,創造了各自的生命。孩子們都享受自己是主角的興奮,跟對方說他的同學如何又如何,熱熱鬧鬧的。

而這齣戲,絕對不只有四個人。

老師開始請孩子登臺演出,若是依樣畫葫蘆的把剛才在臺下的練習重覆一遍,是不符合實際情況、會被打回票的。直到失敗的例子累積夠多,出現一個邏輯清楚又勇敢的男孩,輪流指著臺下每個同學說:「He’s 感恩、She’s 幸運⋯⋯。」

我在記錄的筆記本上,寫下:「對話,要這樣學。」

正值學校期中考結束,我想像眼前的孩子在討論自己和同學的成績:I’m 用心。You’re 認真。She’s 幸運。He’s 感恩。一點也沒有違合感。

第六輪:伏筆
下課前,老師請孩子一個一個站起來向同學打招呼:「Hi ! 」,若站起來的是男生,孩子們就一起說:「 He’s 男生。」若站起來的是女生,孩子們就一起說:「 She’s 女生。」只是居然會有孩子站起來喊:「有!」實在讓人百思不解。

我猜,老師正為下一堂課埋下伏筆。我們一起期待。|



2021-11-10   姜姜   564

11月10日 兒童班記錄(文法這麼學)

最近很紅的字眼Metaverse,一時之間成為熱門話題,當然也包括有人討論元宇宙的元,是一元兩元、利字當頭的元。 不過這一堂蕭博士的課,我確實經歷了從此刻窺探未來的過程。 無窮大,無法用數量多寡定義,那為什麼我們看待事情的回報總是用效率在衡準? 如果人心不可能停止追求,我們該問的是有什麼比追求效率之外,更值得追求的?或者,靠的不是追求,而是放下,選擇相信有一種無窮大的力量,是超出我控制範圍的。

- 姜姜專欄